点击关闭

电影国庆-尹鸿特别分析了新主流电影这一概念

【美国战机德国坠毁】

據貓眼專業版數據,在10月6日16時,今年國慶檔觀影總人次即突破1億,這是國慶檔歷史上首次破億。影院方面也深刻感受到了觀眾高漲的觀影熱情,以天河影城為例,去年國慶檔8天票房總計108.05萬元,今年則為150.99萬元,同比增長近四成。觀影人次較去年增加1.37萬人次,同比增長48.49%。

“願成為祖國心中的星星”“國旗升處是吾鄉”……眾網友紛紛在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官方微博留言,抒發他們的愛國情懷。讓中國電影評論學會理事、影評人譚飛印象深刻的是,今年國慶檔,觀眾像“春運”一樣排隊去看主旋律電影,這在過去是很少見的現象。他分析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等影片與觀眾強烈的愛國情和昂揚的精氣神形成共振,她們在票房上的成功與中國社會的發展有關,“國家的進步帶給國人自尊心、自豪感”。

舉重若輕用更小視角講述宏大歷史更為難得的是,國慶檔期的影片口碑不俗。據中國電影觀眾滿意度調查·2019年調查結果顯示,國慶檔期滿意度88.6分,創造了此項調查開始以來所有檔期滿意度的最高分。“國慶檔影片整體質量上乘,說明電影人有能力平衡好‘獻禮’與講好故事之間的關係。”譚飛說。

尹鴻特別分析了新主流電影這一概念。所謂新主流電影,是主流價值和主流市場之間的結合。從《戰狼》系列,到《我不是藥神》《紅海行動》《流浪地球》,再到今年國慶檔的三部獻禮片,尹鴻認為,它們的核心都是從個體出發。“新主流電影解決了主旋律題材創作上的一大核心問題,即從個體出發去講故事,把國家和人民緊密聯繫在一起”。

實際上,國慶檔“三駕馬車”在小人物的刻畫和描寫上得到了集中的體現。《中國機長》和《攀登者》的故事原型,本就是每一個平凡崗位上的人,這兩部影片均由真實事件改編,又不約而同以商業類型片的方式來進行處理。

在國慶檔電影中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中國機長》《攀登者》贏得超90%的綜合票房。難以想象,贏得不俗票房的這幾部影片,都是被貼上主旋律或獻禮片標簽的影片。如今,她們已有一個更為時髦的標簽——“新主流電影”。

尹鴻則尤為看重《我和我的祖國》中宏大背景下的個體關懷,影片看似以香港回歸、大閱兵、北京奧運等祖國高光時刻為背景,但對大事件都進行了相對虛化的處理,把聚焦點放在普通人身上,“找到了更小巧的視角來表現宏大歷史事件。”譚飛對此也有同感:“影片的整體風格特點是舉重若輕,大處著手、小處著眼,讓每個人都感同身受,大家在產生集體共鳴的同時又有個體的滿足感。”

採訪中,尹鴻和譚飛都提到了觀眾審美水平、鑒別能力的提高,認為口碑已成為影響影片票房的重要因素,這一點在今年國慶檔得到充分體現。“尊重市場就是尊重觀眾,光是炒作和營銷已不足以讓一部電影獲得觀眾認可。”尹鴻說。(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劉長欣 見習記者 萬璇 實習生 林可依)

年過六旬的一位老伯在看完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後十分激動,他對記者說:“太好看了!片中人物的責任感和使命感,讓我很感動!”

“主旋律”成爆款國家進步帶給國人自豪感今年國慶檔,影院里的熱鬧氛圍就像是過年一樣——票房井噴,不斷刷新紀錄。這種“盛況”一般只在春節檔才會發生。

2019年國慶假期結束。據國家電影專項資金辦數據,從9月30日到10月7日,8天電影票房為50.33億元,創歷年國慶檔票房新高。在此期間,作為全國第一票倉的廣東地區貢獻了6.47億元票房,占全國12.86%,同比增長115.67%——這意味著廣東國慶檔電影票房同比翻番。

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、清華大學教授尹鴻對南方日報記者說:“我認為今年國慶檔的現象,說明中國電影經過這些年的發展,已達到一個平穩的水準線之上。這與近些年的電影市場化改革,以及整個工業化水平的提升等因素密切相關,體現了中國電影改革的成果。”

“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可以說是國慶檔的最大贏家,但最近《中國機長》的票房也有反超勢頭,兩部影片的單日票房數據差距在縮小。”廣州天河影城譚經理介紹。